9999js金沙老品牌

首页» 校友故事

9999js金沙老品牌:下一站:去二线城市-机械工程学院 机械电子工程 2009级校友贾震

   贾震, 机械工程学院机械电子工程2009级校友,现就职于字节跳动任高级运营经理。

   首先声明一下,这确实是一篇职场类的文章,没有掺杂太多的爱恨情仇,而是从这两年大家经常提起的“逃离”两个字说起。

   我一直觉得这个词和我没有太大的交集,无论是从北上广逃离到老家,还是又从老家逃离回北上广。毕竟从我出生开始,我的生活就和一座城市关联在了一起—北京。我的家庭算不上“老北京”,父母从河北农村考上大学后,被分配到某国字头企业,成为了“京一代”,我自然沾了父母的光,成为了“京二代”。从上大学到工作,我从来没想过离开北京,而且似乎在别人看来,我也没有离开北京的理由,毕竟我在北京有着很不错的根基。   

  然而,这个看似“稳定”的一切却蕴藏着太多的变数。

   我的女朋友,家乡在某二线城市。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从事互联网行业。不得不说,她选对了行业,互联网这阵风带着她迅速地成长,并且身价倍增。相比于我这个毕业后加入某外资500强稳扎稳打的人,她实在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。某一天,女朋友很兴奋地告诉我,她的公司将在她家乡的城市开设分公司,她将会出任这家分公司的事业部总监,职位薪水双提升。

   我知道,女朋友一直有回家乡的打算,只是舍不得现在的工作和薪水,毕竟在一个二线城市,没有很多适合她的职位,薪水也会低一些。这次机会对于她来说确实是绝好的,不光现在事业上所拥有的一切不降反升,而且获得了回到家乡的机会。最重要的是,因为分公司的领导层都是北京外派过去的,在当地很难找到合适的管理层,她如果发展得好,未来很可能出任分公司的负责人,进可攻,退可守。

   当然,我是支持她的,而且我也在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就做出了和她共同踏入她家乡的决定,然而生活还是好好的给我上了一课,我当真是小看了其中的曲折和艰辛。

   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外资500强公司工作,一路打拼让我成为了当时区域公司里最年轻的渠道经理,虽然在这个行业里是标准的“少壮派”,但是和在互联网公司发展的女友比起来,还是有些逊色的。所以我也毅然决定转型到了互联网公司,过程虽说是痛苦的,但是我也很快搭着风口,追赶上了同龄人在行业里的步伐。当我正打算稳定在这里拼一拼时,发生了女朋友调职这件事情,不得不说有时候确实是天不遂人愿。我虽然不是不相信异地恋,但是我更想两个人可以在一起。而且我对于自己找工作这件事还是很有自信的,毕竟一路大厂的背书可以让我获得很多的面试机会,而在猎头眼里也属于“香饽饽”,于是我尝试着开始对外挂简历,目标:女朋友的家乡… …

   然而在二线城市找工作的经历还是颠覆了我对求职的一些看法。

  首先给我打电话的是一家发展型互联网公司,职位是他们某业务线的Leader,从工作本身的角度讲,我们聊得很好,但是在薪水上,却产生了很大的分歧。我确实可以接受在我现有薪水基础之上降低30%,这个我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是对方直接给我砍到了一半,而且无比认真的告诉我他开出的这个薪水在当地并不算低了。我当时的第一想法是“呵呵”,毅然拒绝了。

   然而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,让我体会到了这位HR的真诚。

   且不说一些骚扰型邀约,什么底薪3500+高额提成,努力月薪能过万;XX业务是风口,错过没有后悔药的。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,面试官的职级比我现在还要低两级,为了表示尊重,我听他给我普及了半个多小时,我多年前带团队时向团队输出的“文化”。比较有意思的是面试了一家当地的消费品早期公司,CEO凭借着“因为不懂”所以“满腔热血”的心态给我构划了一个把公司三年做上市的伟大蓝图,我给他从几个维度搭建了一个粗犷的运营模型,听得他一脸懵,他对决策的判断在我看来完全就是“凭感觉”,只好对他说再见。当然,期间也面试了一家非常坦诚的公司,和老板聊完了以后他非常真诚的跟我说:我们用不了你,咱们加个微信交个朋友吧唯一收到了一份综合性价比都算“合适”(降薪30%+女友家乡1小时高铁的隔壁城市)的某头部互联网公司的面试,我和这家公司当地的Leader聊得非:,个人也很期待在这个新职位上有所突破。但是在面试到集团VP的时候还是挂掉了,VP觉得我个人的经历和这个职位所负责的细分领域还有一定的差异,别的候选人更合适些。所以我成功的和这个机会错过了。后来我从猎头那里了解到,和我有类似经历及背景的final候选人多达10余位,竞争压力巨大,面试官可以尽情的在我们中间寻找画像更合适的候选人。当然这个在一线城市的竞聘中不算什么,毕竟机会有很多,一家不行还有另一家,但是在这个城市里可是难得有这么个职位出来,错过了,下一次机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当然猎头还给我推荐了一些真正的高级的职位,说真的我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能胜任,也就直接放弃没有再进一步去推进面试了。

  一直到现在,我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以期待成为一个“倒插门女婿”,平常一有空暇时间就会打开招聘网站,定位女朋友所在的城市看看工作,然而更新的职位真是寥寥无几。我觉得我到现在做的最正确的决策,就是没有贸然的从现在这家公司离职,否则,真的会掉入一个没有收入又找不到工作的“可怕的境地”。

  现在我真的有些感同身受地理解那些从北上广逃离到家乡,而又返回北上广的人了。

  二线城市的发展机会和薪酬,和一线城市相比,确实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。特别是对于发展到中层的“高不成低不就”的人士,真的是非常不友好。在这里要放下的不只是看得到的收益,还有看似虚无却舍不得放下的“面子”。而一旦有合适的机会放出来,竞争又将会非常的激烈。所以一些人选择了重回北上广,选择了重新回到一线城市去消化老板画的饼。

  女朋友是幸运的,她获得了一个回到家乡的好机会,名利双收。然而对于30岁的我来说,则一脚踏入了准中年危机的行列。毕竟生活不能中断,且不说放下什么职业发展,更多的是而立之年,要承担起为人子、和即将为人夫、为人父的责任。这个时候真的很难仍像年轻时一样,放肆地说出:你敢死我就敢埋的“豪言壮语”。而只能潜伏着,等待着,伺机而动。什么时候是尽头?未知。

   这就是生活吧,不只有精彩,还是有很多艰难要去突破,去砥砺前行。而我的目标依然瞄准着——下一站:去二线城市。

9999js金沙老品牌